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6-10

文/路北(微信公众号lubei2014运营者)

据新京报近日报道,自今年4月起,娃哈哈、康师傅、肯德基等食品行业巨头,纷纷将涉嫌传播谣言的微信公众号背后的运营公司告上法庭,要求赔偿经济损失超过6100万元。

自2012年8月推出以来,微信公众号在微信用户红利的刺激下迅速成为主流传播渠道,加之新浪微博的账号价值进一步被肯定,自媒体很快找到了商业模式。这本来是一个三赢的局面,微信平台获得了用户粘性,厂商可以精准锁定目标用户,自媒体藉此变现产生经济利益。但有利益的地方黑手就会插进来,以此次新京报报道内容来看,某些自媒体账号已经成为商战中抹黑竞争对手的大杀器,自媒体参与者水平参差不齐,亟需行业自律。

6月6日,在传媒大观察主办,百余位中央及地方媒体总编辑、政府主管领导及传媒行业大咖共同参与的2015中国传媒观察者年会上,熊猫传媒集团创始人申晨代 表自媒体,《深圳晚报》总编辑丁时照代表媒体,左右家私副总裁俞雷代表企业共同发布,希望媒体、自媒体和企业三方能坚守道德和社会底线,坚持做原创内容的 生产者、坚持做真实信息的传播者、坚持做诚信的互联网行为参与者。宣言一经宣布随即获得社会各方的一直好评。

《中国新媒体自律宣言》内容:

媒体(丁时照):我以媒体人身份宣言,坚持以传播与还原事实真相为己任,以导向健康的舆 论环境为职责,以弘扬积极的社会风气为担当,自律自省,与所有媒体人朋友共勉。

自媒体(申晨): 我以自媒体人身份宣言,坚持做原创内容的生产者; 坚持做真实信息的传播者;坚持做诚信的互联网行为参与者, 自律自主,与所有自媒体朋友共勉。

企业(俞雷):我以企业方身份宣言,坚持做积极的企业平台,遵守网络社会规则和秩序,不为一己之利散播虚假信息,自律自勉,与所有企业朋友共勉。

2015中国传媒观察者年会参会嘉宾囊括了中国最顶层的媒体人,包括复旦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尹明华、羊城晚报报业集团总编辑刘海陵、熊猫传媒集团创始人申晨、一点资 讯副总裁总编辑吴晨光、今日头条副总裁林楚方、《深圳晚报》总编辑丁时照、著名自媒体人延参法师,点子正,杨建国、上海交通大学媒介融合研究主任魏武挥、 传媒大观察CEO薛陈子、蓝鲸创始人李武、新浪微博常务副总经理曹增辉、北京青年报常务副总编田科武等大咖。当天通过的宣言是一次由媒体、自媒体、企业共 同参与的三方自律宣言,代表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人们的共同心声。在这样一个高规格的大会上通过自媒体自律宣言,一方面凸显了自媒体的主流媒体地位,另一方面也把自媒体存在的隐患在公众面前揭开。

前述新京报的报道中,一个重要的自媒体组织WeMedia被无辜牵涉其中。一家名叫广州魔斯网络涉嫌冒充WeMedia广东分公司名义接单抹黑知名食品企业娃哈哈。在新京报的报道公开后,WeMedia也及时发布声明宣布旗下并无广东分公司。

自媒体联盟,特别是像熊猫自媒体联盟、WeMedia自媒体联盟这样的行业引领者,因为旗下聚拢着各自行业最有影响力的一批自媒体人,在大部分甲方公司以及 广告公司里有着巨大号召力。这些组织享受着微信公众号带来的用户红利,在进行正常合法商业合作之余,也在推动着微信自媒体生态向健康有序方向发展。遏制微信公众号造谣传谣现象,除微信官方通过平台政策干预外,也需要这些自媒体组织的助力。

在传统媒体向新媒体转型,自媒体崛起的当下,从业者在赚钱之余,也要坚守职业道德底线,自媒体运营者不造谣传谣便是底线之一。这也有赖于自媒体组织提供更多合法变现渠道。熊猫传媒集团旗下熊猫自媒体联盟在扶持其自媒体人快速、有效的生产内容的同时也为联盟成员提供了丰富多样的合法变现渠道,有力的保障了联盟成员不参与造谣传谣等非法行为。

延伸阅读:微信公众号成商战泼脏水工具

厂商通过媒体炮制虚假新闻抹黑对手,这在商战中并不多见。并不多见意味着这种行为时而有之,但到了微信公众号大行其道的当下,这种行为并不少见。

一方面原因是,相对于传统报刊及门户网站,微信公众号数量众多,订阅粉丝数以十万计的也很常见。再加上微信平台高效的传播机制,微信公众号直达目标用户的效果在一定程度上要优于前述两类媒体。

另一方面原因是,微信公众号的收买价格很便宜,相对于门户网站动辄数十万上百万的广告预算,微信公众号一次的推广费用十分廉价,厂商也乐于花点小钱试错。据新京报报道,被农夫山泉起诉传谣的微信公众号“蜜琪儿”推送特定内容每条每次收费800元。

精准覆盖再加上价格便宜,让微信公众号成为时下最流行的造谣传谣工具,一些铤而走险的人甚至将微信公众号造谣传谣行为公司化、链条化。新京报记者调查显示, 许多微信公众号已成其背后公司的主要业务,绝大多数涉事微信公众号背后均有母公司的身影,且同一家公司旗下拥有几十甚至上百个微信公众号来推动谣言传播。

部分人利用微信公众号造谣传谣牟利,已经让微信公众号背上了枷锁,这个问世还不到3年的媒介渠道已经成为很多自媒体人安身立命的根基,一旦因为上述原因被当局关停,将是全体自媒体人的重大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