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2015-06-05

文/路北(多金网主编  微信公众号lubei2014运营者)

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专车在一路争议中完成了逆袭。无论是出租车司机的罢运抗议还是监管部门的钓鱼式执法,都没能阻止专车大踏步向前进,滴滴快的旗下专车司机数量也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扩展到40万人。由滴滴专车衍生的滴滴快车服务更是以超高性价比迅速赢得了市场认可,在推出不到20天就创造了单天385万订单的峰值记录。

专车风行背后是出租车市场的停滞不前

很多人认为滴滴专车以及快车的风行都是资本催熟的结果,资本在专车市场的作用当然不可小视,但更不容易忽视的是,正是出租车市场在过去十余年的不作为,给专车的爆发提供了土壤。

以北京市为例,在过去十余年里,北京辖区内出租车数量一直维持在6.6万辆不变,而同期常住人口数量翻了一番。打车难,早已是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普通老百 姓看得到,政府监管部门和出租车公司也心知肚明。但在出租车这个特许经营的市场,牌照背后牵扯到的利益相关方太多,放开管制甚至增加牌照数量都是既得利益 者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这个僵局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终于迎来破局机会,滴滴专车、一号专车把闲散私家车资源通过四方协议的形式聚拢到手机APP上,并利用机器算法匹配订单,在资本助推下很快成为主流出行方式之一。

由于大量用户体验更好的专车挤进出行市场,部分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受到了影响,引发反弹也在意料之中。但在一个消费需求升级的时代,出租车市场迟早要迎来一次 重大的变革,自己不进化也只能等着被颠覆,这是大势所趋,任何个体和组织都无法抵挡。从这个角度来看,专车只是在一个恰当的时机出现在了一个合适的位置。

专车是不是违法还有待商榷,但这并不重要

在专车逐渐兴起时,围绕专车服务是否违法的争论从媒体一直打到交管部门,由于在监管层面并没有一部专门的法律法规来界定,各地交管部门对待专车的态度大相径庭,有的地方大开绿灯不加干涉,有的地方判定违法叫停查处,但即便是后者,在年初交通运输部表态肯定专车的积极作用后,也基本放弃了大规模的查处行动。

监管部门此前松开的这个口子让专车有了稳定的发展环境,后者也借机做大,并衍生出滴滴快车、滴滴顺风车两款新产品。但就在滴滴快的丰富产品线,继续扩大市场份额的关键当口,监管风向似乎有掉头的趋势。

6 月2日,滴滴专车被北京市交通委运输管理局等三部门约谈,滴滴专车及快车业务被指使用私家车和租赁车配备驾驶员,从事按照乘客意愿提供运输服务并按里程和 时间收费的客运服务,违反了现行法律法规的规定。这并不是滴滴专车第一次被监管部门约谈,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约谈之后,滴滴快车在6月4日宣布停止周一“免费坐快车”活动,按原计划这个连续四周的活动还将在下周和下下周继续。这里释放给外界的信号是:监管部门施加的压力已经影响到滴滴专车的实际业务运营。

那么,滴滴专车及快车到底有没有违法?监管部门用以界定违法与否的标准是否合理?

根据公开信息,上述约谈提及了三部相关文件:《国务院对确需保留的行政审批项目设定行政许可的决定》、《北京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和《北京市汽车租赁管理办法》。

依照《国务院对确需保留的行政审批项目设定行政许可的决定》的相关规定,“出租汽车经营资格证、车辆运营证和驾驶员客运资格证核发”属于行政许可事项,应由 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出租汽车行政主管部门管理和核发行政许可。按照这个规定,如果把专车当成出租汽车的一个大类,目前市场上所有专车服务提供商都没有出 租汽车经营资格证,应该按照国务院颁布的《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进行查处。但按照《城市出租汽车管理办法》和《北京市出租汽车管理条例》的相关规定, “出租汽车(含旅游客运汽车)是指按照乘客意愿提供运送服务并按行驶里程和时间收费的客车。”经常乘坐滴滴专车的人肯定知道,滴滴专车是没有时长费的,也 就是不符合上述规定里的按时间收费标准。显而易见,滴滴专车不符合出租汽车的特征,无法按照上述法律法规进行查处。

而按照《北京市汽车租赁管理办法》的文件解释,租赁车不允许给承租人配备驾驶员,且承租人不得转租车辆,滴滴专车及快车似乎违反了这一规定。但上述文件同时也对汽车租赁做了明确 的解释:经营者在约定时间内将汽车交付承租人使用,收取租赁费用,不配备驾驶人员的经营活动。这也就意味着滴滴专车及快车提供的不是汽车租赁服务。

简单来说,监管部门约谈滴滴专车及快车所适用的三部文件都有较大的漏洞,这是立法滞后于经济社会活动的结果,这种现象在改革开放之后已屡见不鲜。专车这个新事物是否违法可能还需要商榷,但这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监管部门如何看待互联网创新。如果一味纠缠是否合法,VIE等支撑中国互联网走到今天的模式创新早已被扼杀在摇篮里。在总理都呼吁“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时代,给创业者更多空间没有坏处。

行业监管办法落地在即,或拉开国进民退大幕

就在滴滴专车被约谈的当口,市场上传出首汽租赁将正式涉足互联网专车。消息人士透露,首汽租赁已为专车业务成立了专门的公司,很快将推出一款电召平台。根据公开信息,首汽租赁是一家有23年历史的老牌国企,目前在中国租赁公司中排名第五,拥有自营车辆3500余辆,以及首汽(中国)汽车租赁联盟的车辆一万余辆。

与此同时,根据界面新闻消息,全国性的“约租车管理办法”正在研究制定中,有望于本月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据悉,专车将被要求办理营运证件,具备营运资质,租赁车、私家车可能不能接入专车平台。

上述两条信息连起来解读的含义是:国企即将入局收割专车果实。从上述全国性的“约租车管理办法”透露出来的信息来看,出租车将成为合法的专车服务提供商,这里的运营主体以国企为主,而类似首汽租赁这样的国企,自然也有更多资源让旗下租赁车具备专车营运资质,或许这才是这家老牌国企选择在这个时间段杀入专车市场的动机。按照这个趋势,在专车市场将出现国进民退的大趋势,这是市场上大部分专车公司不能接受的结果。

对于滴滴快的这样的创业公司而言,政策性风险无疑是无法承受之重,一旦上述行业监管办法落地,这家公司辛辛苦苦培育的市场有被后来者瓜分的风险。这个局面是所有创业者都不愿意看到的结果,谁也不愿意被非市场竞争因素打败。而这个传言一旦不幸成为现实,打击的将是全体创业者和投资人。

结语:无论是有待商榷的法律法规,还是传说中的行业监管办法,都会对专车这个新生事物产生巨大影响,作为一个旁观者,还是希望监管部门能够从老百姓切身利益和现实需求出发,响应总理号召,给创业公司更宽松的成长环境,支持模式创新而不是盲目打压。也只有这样,“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才能持续转化出成果。